俄美核军控条约续约前景不乐观(国际视点)

文章正文
2020-04-22 06:36

  核心阅读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目前俄美两国间仅存的主要军控条约,目前距离该条约到期不到一年,留给双方的续约谈判时间所剩无几。目前,俄罗斯对续约表态积极,但美国提出一系列不切实际的要求,为该条约续约前景蒙上阴影。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频繁通话,谈及核军控协议与战略稳定问题。俄方不断释放愿意续约的积极信号,但美方尚未做出正式回应。

  美国去年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全球战略稳定三大支柱”中最后一个,也是俄美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将于2021年2月到期。该条约存废不仅考验俄美关系,也将对全球核安全产生重要影响。有分析指出,鉴于美方对续约态度消极,该条约前景不容乐观。

  “现有条约作为全球安全的基石,加以保留非常重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谈及《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普京再次重申俄方续约意愿。据美联社报道,俄方提出,如果美方接受续约提议,俄方表示愿意在条约中纳入俄部分最新核武器。

  俄外交部日前发表声明称,拉夫罗夫4月17日在与蓬佩奥通电话时,重申了俄方提议,表示俄罗斯准备与美国讨论制定新的限制核武器条约,但在制定新条约期间应该维持现有条约。拉夫罗夫强调,核军控问题应考虑到影响全球战略稳定的所有因素,“现有条约作为全球安全的基石,加以保留非常重要”。

  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17日表示,新型“萨尔马特”重型洲际弹道导弹和“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可与其他俄核武器一同纳入条约中。里亚布科夫此前表示,俄愿意就前瞻性武器纳入战略稳定对话进行讨论,包括“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波塞冬”核动力水下无人潜航器等。4月18日,俄常驻维也纳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米乌里扬诺夫呼吁,现在是美国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做决定的时候了。该条约有效期还剩下9个月,而续约所需的谈判和程序会花去很长时间。

  与俄方积极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方一直在为续约设置门槛。美国国务院日前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说,尽管莫斯科遵守了条约条款,但该协议并未涵盖足够的武器系统。报告称,美国政府尚未就是否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做出决定,“政府正寻求可以向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提供真正安全保护伞的军控体系,但尚未决定是否扩充及如何扩充《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军控协会最近刊文称,白宫和其他官员都还没有为扩充条约提供任何时间表。

  “世界无法承受两个最大核武库国家失去唯一的条约限制”

  2010年4月8日,俄美签署旨在限制俄美两国核武器数量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条约于2011年2月正式生效,有效期10年。该条约对于全球核安全来说有着重要意义。

  俄外交部的声明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所发挥的作用在当前国际局势下越来越重要,应继续延长条约并赋予其长久的生命,这符合俄美两国和国际社会的利益,能够保证战略核武器领域的可预见性,有利于维护全球战略稳定。普京此前表示,如果没有《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那就完全没有什么能遏制全球军备竞赛了。

  目前,该条约续约所剩时间日益紧迫,但双方尚未展开实质性磋商。俄罗斯一位外交官说,即使对条约进行技术性扩充,也需要数个月时间。

  分析认为,美方有自己的盘算。特朗普曾抱怨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奥巴马政府留下的一笔“糟糕的交易”,该条约明显对俄罗斯更有利。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认为,由于没有涵盖短程战术核武器和俄罗斯研制的新型运载工具,该条约“从一开始就有缺陷”,并且严重限制了美国的核能力。美国国务院官员最近在吹风会上表示,该条约的延长应将限制的范围扩大到俄罗斯正在开发的新武器系统。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所所长助理赵隆表示,俄罗斯近年来在“非部署状态的战略核弹头”和“部署或非部署状态的战术核弹头”数量方面相较美国已具明显优势,美国试图通过发展低当量核武器等,绕过条约对俄形成制衡。

  《华盛顿邮报》称,一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冷战后建立起来的核军控体系恐将瓦解,有可能会引发新的军备竞赛,危及全球战略稳定。美国军控协会裁军和减少威胁政策主任金斯顿·雷夫说:“世界无法承受两个最大核武库国家失去唯一的条约限制,这将为军备竞赛打开大门”。

  “可能导致国际秩序更高水平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在俄美博弈加剧的背景下,美国可能利用续约问题对俄罗斯施压。

  “美国生产核武的能力大大高于俄罗斯。美方认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其是一种束缚,因此想摆脱该条约,使其发展核武器不受限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表示:“美国对续约态度消极,与美国政府此前频繁‘退群’‘毁约’行为一脉相承,本质上是认为这些条约束缚了美国的行为,不符合其国家利益。”

  欧洲领导力网络研究员格里休斯认为,去年俄美军控谈判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相反,令人担忧的是,双边和多边协定都受到侵蚀,“负面趋势似乎还将继续”。格里休斯说,美国已表示要重新评估《开放天空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崩溃“可能导致国际秩序更高水平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

  有分析指出,俄美核军控面临的困境背后是两国日趋复杂的关系。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威廉·考特尼近日在美国《国会山报》刊文称,眼下影响美俄关系的不确定性在增加,双方的猜疑也在增加,美俄关系将更趋复杂。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撰文分析称,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国内政治斗争会继续阻碍美俄关系正常化。尽管有头脑清醒的美国人认识到,有必要同俄罗斯加强对话,在战略稳定问题上建立某种合作关系,但这种合作在美国常常被认为是对俄示弱。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军控与核不扩散倡议项目主任史蒂文·皮弗表示,传统的核军备控制体系正陷入困境,未来美俄或许不得不面对仅存军控协议失效带来的新挑战。

  (本报华盛顿、莫斯科4月21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22日 16 版)

(责编:岳弘彬)

文章评论